警营文化首页 > 警界风采 > 警营文化
父亲的老照片
2016-11-15 08:55:04 | 来源:内黄县局

父亲已去世30年了,他的音容笑貌变得越来越模糊。前不久回老家,在我大哥家里看到了父亲那张老照片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

记得那年,我大学刚毕业,被分配到县城七中也就是现在的四中教书。就在那年秋后,父亲被查出食管癌,而且是晚期了。尽管用尽了一切办法,但还是无力回天,眼看着父亲一天天消瘦,食物无法下咽,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帮他度过时日无多的时光。那天我从同学那里借来一部相机,是海鸥牌的,不怎么会用,对于感光度,曝光时间掌握不好。那天,我带着父亲在我们村里的田间散步,看到父亲那天很开心,我很少见到父亲如此开心了。那天我连续按动快门,后来发现这些照片大部分都不成功,但其中一张我认为是最好的。洗出来,给父亲看,我再次见到父亲满意的微笑。就是这一张照片成为他最后的遗像。

我家在河南省的最北边,与河北省隔一条旱河,但现在这条河早已没有一点痕迹了。我的四个嫂子都是从河的那边娶过来的。我们弟兄五个,我是老五。我父亲弟兄两个,两代人没有一个女孩儿,所以在我的社会关系中就省去了姐妹和姑姑的称谓。在生产队时,我们家挣得公分最多,分的粮食也最多,但由于都是男丁,而且正值青壮年,每到吃饭的时候,大家看着满满的一大锅饭,可临到最后还是有人吃不饱,尽管锅里的饭并不诱人。但人多有人多的好处,比如我家的房子全都是我们自己盖的,没有请过一个人。从房子的设计到拓坯烧砖,上梁瓦瓦,全是在我父亲统一指挥下完成的。建成的新房绝对称不上广厦,但能平地而起已足以令全村人羡慕不已。它为我们家赢得了好名声,我的四个哥哥能把媳妇娶进家,大概也有这方面的因素。娶一个嫂子盖一座房子,虽说都是我们自己盖的,但从烧砖到置办木什梁檩可不是说话的。娶一个媳妇得经过大见面、小见面、结婚典礼、照相片四道工序,每一个环节都要请女方家吃酒席。当时饭都吃不饱,这四场酒席不是要命吗?等轮到四哥时,家里实在撑不住了,父亲就跟大哥商量。后来,我四哥就“嫁”到了河的那边,成了倒插门女婿。每提到这件事,父亲都把头深深低下。到后来,家境稍好一点,父亲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四哥、四嫂一家人从河的那边接回我们家。

父亲脾气不好,现在想起来,多半是担子太重的缘故。也正是这一点,我们一家十几口人,包括我的几个嫂子在内,没有一个人敢在他面前说一个“不”字。

父亲是个孝子,奶奶的话不管对不对,他都是要听的。母亲是一个财主家的千金,但到了我们家,不但没有一点脾气,处处都依着父亲。奶奶对母亲并不欣赏,时不时挑点毛病,告到父亲那里,母亲就少不了穿小鞋。我娘实在气得无处诉说,就一个人跑到地里大放悲声。可她就是不敢回娘家,因为每次回娘家终是遭我姥爷一顿数落,再撵回婆家。所以无论受到多大的委屈,她都自己撑着。

在家里,我和父母在一起生活的时间最多,直到我考上大学。我有一个心愿,等我有了出息,我第一个把父母接到我身边,我不能再让老人家受苦了,因为,他们为了我弟兄五个几乎耗尽了最后的心血。

我真不知道父亲走得那么急,那么快!

我把父亲那张照片从新翻拍放大,放在我的书房里,因为父亲能给我留下的也就是这张发黄的黑白照片了。

作者:内黄县公安局  李凤文